研发低当量核武器应对俄罗斯?小心美国的暗渡成仓

浏览量:833 时间:2018-05-18

今年年初,特朗普政府的首份《核态势审议》报告中提出了计划研制低当量核武器,作为维持可信核威慑、应对潜在威胁的新手段。而在近日,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在向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国防小组提交证词时,对低当量核武器的研发需求进行了公开辩护。

马蒂斯称,美国研发并部署一定数量的低当量核武器将有效反制俄罗斯使用核武器抵消北约常规力量优势的设想,对莫斯科形成强有力的威慑。按照马蒂斯的说法,由于俄罗斯拥有大量的低当量核武器,并威胁使用以应对北约东扩,而美国现在缺乏低当量核武器,所以一旦俄罗斯使用的话,美国只能以高当量核武器回应,随后的一连串反应将对地区及全球安全造成灾难性后果。因此,研发低当量核武器的动机是“确保美国的核威慑在合理的时间具备适当的效果”。

这显然是美国在以防御俄罗斯为借口,进而推动自身低当量核武器的实战化进程,而目标则是朝鲜、伊朗这样的弱拥核或核门槛国家。

低当量核武器在过去一般被称为战术核武器(现在称非战略核武器),特点是体积小、重量轻、机动性能好、当量低(爆炸威力有百吨、千吨、万吨和十万吨级),可以通过火炮、近程地地导弹、战术飞机、鱼雷等手段投射,其用途主要是打击敌方战役战术纵深内重要目标,帮助己方夺取战场优势。

在冷战期间,美苏各自生产和装备了大量此类核武器,但一直以威慑为主。究其原因,首先是当时的战术核武器威力仍嫌过大,一旦投入实战可能引发对方强烈反应而导致局势失控,虽然当时的技术已经可以生产出较低当量的核武器,但是由于命中精度差,只有大量使用才有可能达到预期的毁伤效果。同时使用战术核武器带来的核污染所引发的道德问题并不比战略核武器更少。所以战术核武虽被设计用于前线战场,但依旧是作为“政治武器”存在,在历次的冲突中从没有被使用过。

而进入新时代后,随着信息技术以及其他常规武器技术的发展,低当量核武器开始向着战场实用化迈进。从威力上说,现在低当量核武器与高当量的常规武器的界限已经开始模糊。如未来美国即将服役的B61-12型核航弹的最低当量仅为300吨TNT,而美军被称为“炸弹之母”的燃料空气炸弹(MOAB)的爆炸威力相当于100吨TNT。另外,过去的低当量核武器在与信息化投掷平台和信息化体系结合后,命中精度大大提高,不但提升了作战效率还有效降低了不必要的附带毁伤。不难看出,只要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低当量核武器投入战场就不会有什么障碍。

不过即使存在核污染,低当量核武器还是大有用武之地,比如说摧毁地下深层目标。海湾战争期间,美军始终奈何不了巴格达北部奥塔基空军基地的地下工事,后来波音公司用废旧的203毫米炮管紧急改制了一款钻地弹GBU-28,才解了燃眉之急。但是矛与盾总是互生互长的,为了应对精确打击,现在各国对于高价值军事目标采取“深埋大藏”已经是普遍手段。据统计,全球目前有1万余处隐蔽在地下的军事设施,其中1000余处是具有战略意义的洲际导弹发射井、指挥与控制中心、核生化武器生产与储存设施等。这些设施中有一些“外壳”非常的坚固,如美国夏延山地下指挥中心主体坑道的防护层达到420~525米。以现有技术,常规钻地弹对于普通土质超过100米深的地下目标的毁伤能力会急剧降低,而且使用多弹重复打击的毁伤深度一般也难以超过单弹毁伤深度的两倍。与之相比,由于核弹单位体积的威力远胜于常规炸药,在同样的穿深引爆将会产生更大的破坏效果。更为重要的是,越深的地下核爆对于环境的核污染越小,舆论压力也会更低。

笔者认为,美国此次积极推行研制低当量核武器,真实目的不是用来对付拥有庞大核武库的俄罗斯,因为以俄罗斯的性格,一旦遭到核打击,不论是什么当量,都会进行核报复,这是美国所不愿面对的。但如果目标是朝鲜、伊朗这样与美国不睦的弱拥核或核门槛国家,那就会是另外一幅光景。可以想象,这些国家为了防止美国的斩首,自然会把重要的家当藏于地下或山体中,而美国的低当量钻地核武器最适合做他们的“掘墓人”。即使存在漏网之鱼,在核能力大部被毁的情况下,这些国家也很难下决心以自身彻底毁灭为代价向美国发动核反击,最后估计也只能咽下这口恶气,并从此失去与美国叫板的核资本。(兰顺正)